<option id="22aki"></option>
<center id="22aki"></center><center id="22aki"><wbr id="22aki"></wbr></center>
<noscript id="22aki"><tr id="22aki"></tr></noscript>
<center id="22aki"><wbr id="22aki"></wbr></center>
<center id="22aki"><tr id="22aki"></tr></center>
<noscript id="22aki"></noscript>

醫師節特別關注:雙職工家庭的育兒困境

    2014年6月26日是醫師節。對于廣西中醫藥大學附屬瑞康醫院的腎內風濕科醫生向少偉來說,這個節日與其他日子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終于可以自己送6歲的女兒去幼兒園了。

    早晨七點半,向少偉準時來到醫院門診大廳,準備送女兒貝貝去附近的幼兒園。這已經是一年多來難得的機會親自送孩子去上學。這種年輕父母每天擁有的親子時間,在這個日子對于向少偉醫生而言像是一種恩賜的禮物。

    雖然妻子也在這家醫院工作,而且離幼兒園只有不到五分鐘的路程,但是卻很少有時間能接送孩子。

    向少偉的妻子黃露是腫瘤科的一名護士。“我七點半就要開始工作,幼兒園七點五十才開放,上班時孩子跟我一起到醫院,但是到醫院大廳我就必須上樓了,只能讓她自己在大廳里面等著有人過來送。”

    這里的“有人”,有時候是孩子同在一家幼兒園的同事,有時候是恰好在早晨七點半下夜班的護工,有時候則是身為博士的向少偉的帶教研究生。“誰有空就幫帶。下班忙的時候,孩子放學我都還要加班,就需要同事幫忙去接放學。”

 

    2013年3月份,向少偉開始扎根距離南寧市一小時路程以外的廣西中醫藥大學附屬瑞康醫院空港院區,負責開辟“新疆土”:“空港院區正處于科室創建的階段,我作為內二科的副主任,責任大,任務多,周末才有時間回家,所以家庭這邊只能由妻子承擔多些。”從那個時候開始,原本由他負責每日送孩子的任務,變成“百家帶“的狀態已有一年多的時間。

 

    問起為什么爸爸媽媽不能送她上學,6歲的貝貝是懂事:“他們要工作,沒有時間。”“希望爸爸媽媽送嗎?”“希望。”貝貝低下頭,怯怯地說。

 

    對于孩子一個人呆在大廳等待接送,夫妻倆并非沒有顧慮:“醫院來往人員復雜,我們也會擔心孩子的安危,但是工作職責在身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向少偉醫生是湖北人,夫妻倆的父母都不在身邊,兩人的事業又處于起步階段,還沒有聘請保姆的能力。

 

    向少偉在科室被稱為才子。“他有才干、有文章、有課題,業務能力很不錯。他去年三月份到空港院區,到今年四月份建立一個擁有五臺血透機的血透室,四月份開業以來已經有七名固定病人。”腎內科馬曉璐醫生這樣評價向少偉。“他們夫妻倆為工作都做出很大的貢獻,孩子的接送問題的確挺讓人揪心的,是我自己的話都不敢讓孩子一個人在那里。”馬曉璐醫生很是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

 

    據了解,瑞康醫院夫妻雙方都在本院工作的雙職工家庭有近200人,100個家庭。但是像向少偉醫生這樣夫妻雙方都因為上班時間緊張,無暇接送孩子上班的并不多。

   

向少偉醫生在空港院區血透室


 
文章分享到: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777奇米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