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22aki"></option>
<center id="22aki"></center><center id="22aki"><wbr id="22aki"></wbr></center>
<noscript id="22aki"><tr id="22aki"></tr></noscript>
<center id="22aki"><wbr id="22aki"></wbr></center>
<center id="22aki"><tr id="22aki"></tr></center>
<noscript id="22aki"></noscript>

記首屆國醫大師班秀文

   醫者,病家性命所系。為醫者既要有割股之心,又須醫道精良,方能拯難救厄。——國醫大師班秀文

   他,行醫七十載,體察民疾,精修仁術濟民,成一代岐黃大醫家;他,治學半世紀,博學勤思,廣育杏林英才,為當世杏林開拓者。

    班秀文(1920—2014),出生于貧寒之家,亦為醫學世家,自幼跟隨祖父、父親上山采藥,研制藥材,治病救人。耳濡目染幸又天資聰慧,璞玉堪雕也。然遭家不造,祖父在其7歲時因瘟疫辭世,禍不單行,一個月后,父親亦因瘟疫撒手人寰。孤兒寡母,受盡世間冷暖,嘗盡世間辛酸,顛沛流離,煮弩為糧。

   孟子有云:“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不幸之幸,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班秀文在遠離母親的異鄉放牛期間,拜同為放牛的老伯為師,以大地為紙,牛鞭作筆,識數認字,雖備嘗艱辛,卻樂在其中。

   12歲時,班秀文終有機會入校學習,他極其珍惜,廢寢忘食,挑燈夜讀,最終榮登榜首考入廣西省南寧醫藥研究所本科。當年百色到南寧有客車和客輪,但家徒四壁,他毅然背上干糧徒步走了五天五夜,從右江河畔到南寧的每一寸土地,都留下班秀文丈量人生的汗水。在高校學習的他,天冷裹著單衣,每天僅食一餐,寒冷和饑餓纏繞,即便如此,他日夜不懈攻讀,春去秋來,寒暑交替,沒有什么能阻擋他求知若渴的初心。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1952年,瘟疫的再次來襲,檢驗了班秀文深厚的中醫功底,他帶頭走村訪寨,防瘧治瘧,成效顯著。那年,在偏遠的隆林少數民族地區,流傳著班秀文運用甦生法讓“死”嬰起死回生,用中草藥和針灸把一個個病患從死神手里拉回來的故事,這場瘟疫也顯示了祖國醫學的博大精深、瀚如煙海。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班秀文的人生路總是充滿了崎嶇,在 “文革”年代,他被呵斥為“臭老九”,終日燒鍋爐,遭盡冷漠和譏諷。縱然如此,他仍未放棄他熱愛的醫學事業。長年的堅持與探索,班秀文明確了婦科為其主攻方向。他認為:治療婦人之病方,宜甘平或甘溫為佳。蓋甘能生血養營,溫則生通行。婦人以血為本,血以通為貴。辯證論治是中醫學精華所在,疾病的發生,雖錯綜復雜,變化多端,治病之方也多樣,但只要辯證準確,抓住疾病的本質,分清寒熱虛實,便能有的放矢。班秀文除了靈活運用四珍、八鋼、六經、臟腑等辨證方法外,還從整體出發,注意辨證整體與局部的關系,從整體和局部的癥狀去全面分析、綜合、審證求因,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學術觀點和理論體系,尤其是在中醫婦科領域,取得了斐然的成就。

   幾十年來,他以高超的醫術,治愈的病人數不勝數,他以崇高的師德,培育的學生眾多,十步芳草。中醫精髓得以惠及大眾;中醫絕學得以傳承發揚。

   大師的風范,大師的思想,大師的奉獻,在中華杏林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而他一生坎坷艱辛、自強不息的經歷,更是鼓舞和激勵無數后來者。一個傳奇人物的傳奇故事在八桂大地廣為傳頌,萬古流芳……


 
文章分享到: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777奇米影视